梦想文学网 > 人间问道 > 第五十六章 一指不知

第五十六章 一指不知

  “我这一拳可碎人骨如冬夜枯树,你怎么硬抗?”对方一拳直接从侧面抡出一个大弧而后砸落于杨文锋的腰间,杨文锋则不言不语,原本撞出的一肘临时变招顶在对方那一拳之上随后借着对方千斤力道临时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我这一拳如千机变化,你看的到我出拳,可能看到我的拳锋起于何处落于何地?”那婢女出拳的速度骤然加快,在平地顿时爆发出无数拳影让人难辨真假。

  这一次杨文锋避无可避,他整个闪避位置都被对方的拳势笼罩,况且他也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判断出那如暴风骤雨般的快拳到底哪拳势真的哪拳又是虚招,他只能硬接。

  他化拳为掌,全身的飞仙之力如同枯井勃发一般努力汇聚在他的那一只手掌之上。他或拍或推,或抚或按,虽然速度和气机也算得上是极为难得但是却还是难以和对方抗衡,随着对方的拳风迸发气机杨文锋一退再退,最终还是难以抗住对方最终的一记重拳而被砸的倒飞出去。

  “真是不知道你是耍什么手段还是说找死,境界低于我还敢单手接我的拳招,”看着靠墙吐血的杨文锋那婢女用嘲弄的眼神看着杨文锋无比冷漠的开口。

  “不就是感知而已?你,还有什么手段,牙尖嘴利吗?”杨文锋缓缓抬头用那双血红的双眼死死盯着对方,他吐尽了口中那些秽血随手用手抹了一把,将半边脸染得血红。

  看着对方那几乎如同地狱囚徒的模样那名为茵珞实叫殷芷萝的亡国公主心里有些不安,这些年被整个天渊传为纨绔的是这年轻人,就在刚才作出那傲视各路文士公子的一诗一赋的也是这个人,而现在这个人竟然可以在她那琴音影响下和感知一境的小宗师斗的难解难分,殷芷萝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到底还有多少秘密会让她吃惊。

  “不知死活,我还有一拳,风起时拳起,雷动时拳收,拳出,不死不休!”那婢女不再准备和杨文锋多耗时间,毕竟这里还在玉陵城,虽然她们此刻已然确定杨文锋没有援手,但是谁知道会不会节外生枝,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她们自然不会错过。

  你婢女一直以来都看起来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但其实她的内心也是极为震惊。原本她们得到的消息是这杨二郎不过是一个酒囊饭袋的纨绔子弟罢了,谁料对方一出手便杀了她那掉以轻心的感知一境的同伴还伤了她,如今比她第一个境界竟然还和她缠斗了如此之久,这如何能不让她惊讶?

  这样一想之下更加坚定了她要快点杀死杨文锋的想法。对方不过及冠之年便如此了得,武学才气尚在其次,单单这隐藏之心就不是几人可以做到的,若是再等几年对方羽翼丰满恐怕再无人能有机会杀死对方,如此今天他必须死在她的手里才能让她安心。

  正如对方所说,她那一拳还未递出身侧便隐隐有风声流动,那女子的衣袍猎猎作响如风旗招展,见识到对方的拳法和手段杨文锋不由咋舌,明明是一女子修武路线竟然如此刚猛凌厉,真是耐人寻味。

  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都是想要他杨文锋的性命,杨文锋虽然是想借实战养自身武力但是他却还没有想不开,所以这第一次实战便遇到这样的高手是他没有想到的,但是不管想没想到如今他面临的就是这样的死地,他只能死战而找寻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线生机。

  那婢女步步紧逼杨文锋,这一次她的拳头没有再不加掩饰的出手而是藏器于身,无论她如何靠近杨文锋又无论杨文锋如何躲闪对方都始终没有出一拳。

  而且无论杨文锋退于墙角退无可退还是说他勉强奋力主动出手都未曾换来对方的任何攻击,只是那婢女一直都将她的距离保持在足够她一拳的距离,而杨文锋整个人也被她身侧的浓郁气机包裹,如同网中罗雀无法脱身。

  敌人一直未出手并不见的是什么好事,对方既然不会放过他那自然也不可能是在与他玩笑,所以久久未出手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还未到出手的时机,这样让杨文锋心里更加不安,他很清楚对方如此蓄势的一击到底会有多么可怕。

  渐渐的杨文锋的心里开始烦杂,他知道对方恐怕很快就能等到他彻底难以坚持下去的时机而一击将他毙命,但是这即便是杨文锋第一次真正的实战,即便是面对感知一境界的高手他也很清楚他自己绝非没有任何机会。

  杀戮之极是念修中最为极致的存在,完整的杀戮之极可令人一步成势;飞仙之力是他母亲拼尽性命留给他的东西,号称无物不破极致可飞仙的东西;加之那杨府藏书阁无数秘籍经验和不久前芈平的仙人一指,这些东西随便一样都堪称惊世招化,如今这些造化汇聚在杨文锋一个人身上,他又如何会如此简单便死于此地?

  其实杨文锋在和这婢女最初的交手之后他右手就始终未曾动过,此刻他的右手两指作剑指状,在那两指之间不时有一两缕气机泄露一二,吞吐如青蛇吐信一般。

  那婢女在蓄势等待着最强的一击杨文锋又何尝不是?他这一剑指起手脱胎于藏鞘养剑意的说法之中,而体内大半的飞仙之力汇聚则是将所有气力都打造出一剑刃,可以杀感知一境的剑刃。

  这些即便是不凡但是却还是不一定能够达到目的,这一手杨文锋真正想要使出的还是面临那芈平一指时所使出的那可谓是他在这个境界最为强大的一剑一指,招式和气机流转倒是其次,最为难得的是当时那一指所包含的心境,那不是杨文锋想要用便时刻可以具备的。

  “你,死定了,当杨继老贼得知这个消息不知会如何?”看着杨文锋完全被猫抓耗子般戏耍着那婢女还有闲情逸致咬牙切齿的开口。

  对于对方的挑衅杨文锋没有多说什么,他在这闺阁之中闪转腾挪即便是被对方气机包裹心里却还是很清楚他该做什么该怎样做。

  “我这一指,起于我心,可是我心通往何处又寂于何处?”又是一个急退之下杨文锋那一双血红的双眼竟然开始恢复清明,这是他脱出杀戮之极的表现。

  “一指所指的是我的心,是我心之所向,所向的只是无愧二字!”这一刻杨文锋竟然呆呆的立于原地再无其它的动作,即便是对方那如渊气机铺面而来将他压制的几乎要吐血,即使他连呼吸都开始困难但是他还是仍然没有动作。

  “这一指是立基,是天地所赠与,但是,何是立基?既然如此,那这一指便叫作不知吧!”杨文锋喃喃自语,他的话没有人听到,像是说与这天地一般。

  他在原地不动,他杀戮之极已散,他全身气机一泄再泄。那婢女此刻的拳意已孕养到极致,而杨文锋此刻糟糕的状态对方也完全可以察觉到,她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于是终于出了那一拳。

  这一拳按照杨文锋的境界很难看出其出手,正如对方所说,这一拳是风起时拳起,拳还未看到便率先感觉到对方身畔那汹涌气机夹带起的恍恍大风,这一拳不仅仅是一拳,而是对方体内所有感知一境修为的凝结,是对方的身体,对方的心,对方的所有武道。

  千钧一拳,对念修已颇有心得的花魁可以最为直接的感觉到这一拳的恐怖之处。这一系列交手之中她一直都看在眼中,虽然她承认杨文锋确实隐藏的极为深,也知晓他这个年纪这样的修为已经极为难得,但是她也可以确信对方不可能抵挡住这如此霸道而玄奥的一拳。

  虽然这个婢女仅仅是感知初境,但是此刻她这一拳无论是精气神都堪称绝巅,绝对已经触及到感知一境的第二个境界,几乎可以达到气机外放而感知利用天地气机的威力,这样一来杨文锋本来就低于她的境界显示出的劣势就更加明显了。

  不知道为何,亲眼看到国仇家恨的仇人的儿子死在她的眼前她这亡国公主竟然没有丝毫快感,或许不是亲自动手吧!她如此安慰自己。

  雷声平地而起,这一刻那婢女身畔不只是风声气机喷涌,似乎还缠绕着滚滚天雷,风雷拳法不过是一二品拳法但是这婢女确实是将它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

  伴随着风雷之声和死亡的气息杨文锋无比平静,此刻的他面临的状况和那天那芈平出手时的情况无比相似,甚至是更为凶险,这种经历不是能刻意创造出来的。

  不同于芈平那次,这次虽然同样凶险但是却并不是毫无希望,尤其是这种凶险是杨文锋所要追求的东西所以这次他的出手也比那一次要有章法许多。

  风雷一拳将要将他的头轰的支离破碎之际杨文锋脸色竟然洋溢着淡淡的笑意,他始终背于身后的右手终于出手了。

  那是一指,更是一剑。

  一剑贯穿于那婢女额头,一指之下对方体内气机全消死的不能再死。

  这一指感觉不到任何气机流转也没有任何的玄妙招式,似乎带着一种疑惑又似乎带着一种质疑的意境,顷刻间将杨文锋所有孕养的气机和他脑中看到的那些剑意秘籍都熔炼在这一指之下。

  一指不知,杨文锋此刻再没有比这一指更强的手段了。

  /book/21433/291635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