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九星毒奶 > 455 钻石!钻石!

455 钻石!钻石!

  两天后,圣墟之中。

  这里的嘶吼声不绝于耳,白鬼和白鬼巫犹如浪潮一般,不断的涌向角落里的二人。

  而毒奶大王虽然像是惊涛骇浪里飘摇的小船,但却行驶的异常安稳,绝不翻车...呃,船。

  “青芒升级!钻石品质Lv.0!”

  “忍耐升级!钻石品质Lv.0!”

  内视星图里,突然传来了一则信息。

  江晓刚刚吸收了一枚白银段位的白鬼星珠,整个人身子猛的一僵。

  不是因为钻石青芒,而是因为钻石忍耐!

  江晓感觉自己的身体强度有了飞一般的提升,绝对不是润物细无声的类型,而是能清晰的感觉到的。

  随即,他亮起了北斗九星图。

  身后,二尾眼眸一凝,紧接着,那永远面无表情的脸蛋上,也有了隐隐有了一丝期待。

  几秒钟之后,二尾那冰冷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异彩,因为她亲眼看到,那北斗九星图上,第二颗铂金色泽的星槽骤然亮起!

  耀眼的光芒过后,一颗璀璨的钻石品质星槽赫然降世!

  二尾咬了咬嘴唇,强大如她,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未曾见过钻石色泽的星槽!

  原来,

  那星槽的色泽竟是如此的晶莹剔透,在片片星云的衬托下,竟是如此的流光溢彩。

  就像是眼前这个青年即将拥有的人生一样。

  闪耀,璀璨。

  江晓被一拥而上的白鬼们撕扯着身体,那尖牙利爪咬在身上,撕在身上,却只能撕破衣衫,却完全不能破开他的肉身防御。

  他的身体依旧是肉做的,但无论白鬼的爪节如何锋利,也只能在他的身上留下淡淡的抓痕。

  蓦的,江晓动了。

  只见他突然挣扎了起来,幅度很小,但是,扑在他身上撕咬的白鬼们纷纷倒飞了出去,犹如一发发沉重的炮弹一般,竟短时间内砸推了涌来的白鬼浪潮。

  这样的场面,壮观至极。

  而白鬼受到的伤害比想象中的大很多!

  只见江晓周围出现了短暂的空地,终于有了活动范围的他,巨刃上青芒覆盖,一刀劈砍而下。

  一头白鬼“嗖”的一声倒飞了出去,虽然并没有在这怪物浪潮中开辟出一条道路,但却也砸倒了数只白鬼,挡住了后面大军的前行步伐。

  而在这青芒的强力击退效果之下,掩藏的却是强力打击效果。

  那皮糙肉厚的白鬼,在被击飞的一瞬间,刀尖所过之处,伤口深得可怕......

  这还是青芒将其击飞,刀尖在一瞬间所造成的效果,如果青芒没有击飞效果,只有强力打击效果的话,江晓的这一刀下去,也许真的能将白鬼劈成两半!

  “呵......”江晓大大的吸了口气,脚下的眷恋光环闪现,巨刃连连挥舞,一截一截的星力迅速补充上来。

  但是这随后的几刀,却没有刚刚钻石品质的青芒那般效果霸道,反而更像是黄金品质的青芒?

  他竟然也可以调节青芒的强度了?

  似乎,任何一项星技,当品质升级到足够高了之后,所进化的方向都是“可控效果”。

  江晓直接开启了祸影之墟,面前这些不畏生死、永远不知疲惫的白鬼们纷纷撞了进去。

  这是他离开雪原之前,最后一次“补货”了,从现在开始,祸影之墟里面的生物会饿上一阵了。

  江晓背靠着祸影之墟的大门,遥遥看向了二尾:“走。”

  二尾一脚踹飞了迎面而来的白鬼,长腿紧绷,身子如猎豹一般窜了过来,一手拎起了江晓的衣领,她脚踩着白鬼的头颅和肩膀,拎着江晓,从白鬼群的头顶跑了出来。

  几分钟后,她拎着江晓走进了守夜营帐。

  几个守夜人对此早就见怪不怪,起身准备离开,给师徒二人独处的空间。

  “我们现在就走,谢谢你们。”江晓被二尾随手扔在地上,他急忙开口说道。

  几名守夜人脚步停下,一双双眼神望了过来。

  江晓非常谦逊,也很有礼貌,对着几人抱拳拱手,一副拜年的模样:“这几周,谢谢你们的关照。”

  守夜人们面面相觑,没有人开口说话。

  有逐光长官在,命令如山,想不关照也不行啊?

  江晓拎着刀刃,看向了二尾:“我们回去吧。”

  “嗯。”二尾点了点头。

  夜空之下,凛冽的寒风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行色匆匆,远远的离开了守夜军的值守范围。

  归途中,二人默默无言,直到两人碰到了一只落单的白鬼。

  “睁大眼睛。”江晓突然开口说道,拎着巨刃冲向了那头落单的白鬼。

  白鬼睁着猩红色的双眼,在暗夜之下,活脱脱一只嗜血猛兽,嚎叫着像江晓冲来。

  下一刻,

  嗜血猛兽,变成了呜咽的小猫咪。

  它胸前的伤口深可见骨,口吐鲜血,一路喷洒弥漫,“嗖”的一声倒飞了出去。

  江晓的身后,也传来了二尾沙哑的声线:“48~52米。”

  江晓远远的看着那漆黑的身影,兴奋的点了点头。

  这是他这么多天以来,眼中第一次闪烁出异样的光芒。

  在无尽的历练生涯中,他只是机械化的拔刀收刀,一双眼睛早已经失去了应有的灵性,那双眼犹如一潭死水,没有半点波澜。

  而现在,二尾亲眼看到,江晓又“活”了过来。

  “走吧,是时候了。”江晓将巨刃负在背后,转头看向了二尾。

  二尾细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心中同样呢喃着这句话语:是时候了。

  从冰天雪地的雪原,回到寒风凛冽的北江,两人不需要有任何的适应过程,尤其是两人走来的时候,刚好还是夜晚,建南村没有城市那般灯火通明,天空中尚能看到片片星辰。

  两人迅速沐浴更衣,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值得一提的是,她那停在停车场里的小轿车,打火似乎有些困难。

  在过去近两周的时间里,这里显然下过雪,并且有专人清扫,但却没有人专门给她热车。

  在士兵的帮助下,江晓好一阵才打着火,转头看向副驾驶的二尾,想说些什么,但二尾已经睡着了。

  是的,

  就在这冰天雪地里,在这冷的如同冰窖的小车中,她睡的如此安稳,微湿的长发已经有些上冻,身上还带着淡淡沐浴露的清香味道。

  江晓无奈的摇了摇头,车热了足足20分钟之后,他才敢踩下油门。

  万幸,能开。

  不幸,依旧是他自己开。

  建南村距离江滨市很近,路途倒也不算辛苦。

  江晓却没有直接开车回家,而是去了两人曾经去的那家洗浴中心......对面小巷子里的烧烤店。

  熟悉而又温馨的画面总是能够治愈人心,在这里,江晓再次看到了在柜台后打瞌睡的于阿姨,也看到了热情的于大叔。

  两条烤鳕鱼,二十根羊肉串,几根鸡翅、鸡心、鸡胗、烤肠、烤饼、外带一斤小烧。

  在于阿姨不断的拒绝下,江晓到底还是扔下了钱,快步跑出了这明亮的小店,跑过那黑暗的小巷子,返回了车上。

  有趣的是,江晓开车门、关车门的声音未能吵醒二尾,而当他启动车辆不久,在副驾驶上熟睡的二尾,鼻子突然动了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眸。

  江晓:“......”

  她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身子坐了起来,一手探向了车前方的方便袋。

  江晓开口道:“能稍微忍一忍么?我们回家吃。”

  二尾抓着袋子的手掌微微一滞,然后,像是没听到江晓的话一般,将袋子拎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江晓恨不得一脚把这贪吃的大猫踹出去!

  江晓用余光看到了她拿出了一根烤鸡翅,闻着那诱人的香味,他忍不住道:“先喝酒吧,暖暖胃,再吃东西。”

  二尾转头看向了江晓,总觉得这话有点不对劲儿。

  然后,她就这样默默的盯着江晓,一口一口的将两只鸡翅吃的一干二净。

  很好!

  接下来,就是比谁速度更快了!

  江晓恶狠狠的踩下了油门,然后又急忙松开。

  马上开学了,这要是再去牢里住几天,那乐子可就大了。

  当江晓驱车回到花园小区的时候,二尾已经将食物消灭的一干二净,此时,她正伸长了手臂,在手套箱里面找面巾纸。

  江晓都快哭了,

  他恨二尾,更恨堵车。

  好吧,可能恨二尾多一些。

  这个女人太残忍了,就这样坐在他的身旁,一点一点的吃完了所有烧烤......

  哪怕你喂我一口羊肉串也说得过去啊!?

  江晓:“你能当个人吗?”

  二尾擦了擦嘴,刚刚将纸扔进方便袋中,听到这句话,她低头在方便袋里看了看,发现了一些鸡翅骨头、鳕鱼骨头,她将方便袋递了过来。

  江晓:“......”

  江晓缓缓将车停稳,拿着方便袋走了下去,随手扔进了垃圾箱里,走向了自家的单元楼。

  而在他的身后,二尾那巨大的身影摇摇晃晃,手里还拎着一个矿泉水瓶,时不时仰头喝上一口。

  江晓打开单元门,依着门,等着她从身旁走过,心中暗叹着:果然,还是逃脱不了点外卖的命运啊。

  我真傻,

  明知道她这么能吃,为什么刚才不多买一些。

  在电梯中,江晓终于再次听到了她的声音:“还饿。”

  江晓仰头看向了二尾,恨恨的说道:“彼此彼此!”

  叮咚。

  电梯来到7层,二尾迈步走了出去,拿钥匙开门:“多点一些,鳕鱼。”

  江晓随着她走进屋,站在客厅,却是无奈的双手叉腰,看着那直奔沙发,瘫软其上的身影,最终,他默默的走回房间,充上电,打开手机。

  他嘴里还一边嘀咕着:“外卖王者。”

  江晓点了很多,很多很多,他打算喂饱二尾,如果吃不了,那就给小小送过去,反正也不会浪费。

  一个小时后,外卖小哥拎着20人聚餐标准的四个大方便袋,敲开了江晓家的大门。

  也正是从这一刻起,瘫软在沙发上小憩的二尾,又醒了过来。

  接下来,就是一阵漫长的、无声的、甚至是比谁手快的进餐时光。

  吃了一阵,江晓开口道:“谢谢你。”

  “嗯。”二尾淡淡的嗯了一声,动作速度不减,二指直接捏着鱼尾,将最后一条鳕鱼拎走。

  而江晓的筷子也落了个空,

  可恶,

  偷袭失败了呢。

  二尾歪着脑袋吃鱼,一双眼眸也望了过来。

  江晓随即夹起了一个烤面包片,既然已经开启了话题,他索性说道:“这个寒假,对我的实力来说可是质的飞跃。多亏了你。”

  二尾继续安静的吃鱼,似乎对江晓的话语不感兴趣。

  “一身铂金,甚至两种钻石,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达到这样的高度。”江晓面色严肃,言语真挚,开口道,“谢谢你。”

  二尾咀嚼鱼肉的嘴微微一停,几秒种后,双眸望向了下方的烧烤:“话多。”

  江晓:???

  你这是不识好歹?还是傲娇?

  似乎是感觉到江晓有些不忿,她开口道:“拿个好名次回来。”

  江晓恶狠狠的撕了一口烤面包片,上面涂抹的蜂蜜很甜,在美食的作用下,他很难再使出恶龙咆哮。

  他只是“嗯”了一声,这半片面包尚未吃完,一手又按住了另外一片面包。

  二尾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沾着一丝酱料的嘴角:“起码对得起你死去的29次,也对得起那逝去的29位英魂。”

  江晓顿时愣住了,他和二尾解释过参赛的理由,他也说过窝里横不算本事,想要一个真正拿得出手的故事。

  但是他从未说过关于那29名士兵的事情,不可否认的是,那是让他起意参赛的重要原因。

  江晓:“你怎么......”

  二尾只是拿开了江晓的手掌,将他护着的面包片捏了起来,送入嘴中,也品尝到了蜂蜜的味道:“你并不是一个复杂的人,相反,你很单纯。我查明了情况,不难猜测出你心里的想法。”

  “那就...等我的好消息吧。”江晓随口说着,趁着二尾不注意,他抢过了她盘中的半条鳕鱼,一口咬了下去。

  二尾咬着烤面包,道:“那是最后半条鳕鱼。”

  江晓示意了一下她嘴里叼着的烤面包,道:“那是最后一片烤面包。”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气氛突然僵滞。

  华夏人嘛,

  讲究的就是礼尚往来。

  毒奶大王嘛,

  就是要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左右徘徊。

  你真以为我这钻石级别的大忍耐,是为了世界杯参赛而准备的?

  呵呵,

  天真!

  /book/17766/4880481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guan.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guan.com